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郑东签好字后,把文件夹递还给丁宇惠,待丁宇惠出去后,他从西装内兜里掏出手机拨打傅部长的座机请示,把参股娱乐城和将要接手的下钱庄的情况向傅部长做了详细的汇报,傅部长想过一会,指示郑东如何行事,郑东放下心来,像冷知然和刘俊东对他一样,对傅部长许下承诺。

    “请部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好,你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危险也已时刻伴随你的左右,你千万要当心,有什么困难随时向我和组织上报告,我们组织随时都会站在你的身边。”谈完对郑东的一些指示,傅部长开始为郑东的安全表示关心,“南都是你的家乡,办这样的大案子风险的确很大,你不仅要顾及组织人员的安全,又要顾及你的家人安全,不过请你放心,我们组织会时刻保护你家人的安全,你就放心大胆地工作吧,我和组织期待你和专案组的同志早日凯旋回京。”

    “谢谢傅部长,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和组织的殷切期望,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党和组织交给我们的神圣任务,我们保证向组织和您交一份圆满的答卷,请部长和领导们放心。”听到傅部长竟然派了人关心起自己的家人,郑东顿时热血沸腾,言之凿凿,“时至今日,我们专案组已来南都近三个月,成绩真是太小,请部长和组织多多包涵,我们将更加努力,尽快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嗯,任重而道远,但是不要太过心急,成绩不错,可以说成绩喜人。”傅部长在电话里赞赏郑东同专案组的工作成绩,言下之意也对郑东和专案组鼓励,“现在已经逐步地把唐小小、欧正春等人揪了出来,这个成绩就很喜人,大家有目共睹,部里和GAW的领导也很满意,现在南都因为欧正春等人被抓获而闹得人心惶惶,好些涉案人员也已经被检察院批准逮捕,这样说吧,这是地震前的前兆,他们再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接下来就是把这些人一网打尽,绳之以法,你和专案组的同志继续步步紧逼,很快就会把这些人全逼出来。”

    “是,谢谢部长表扬,那我就按这个计划行事了。”

    “同意,肉烂了还在锅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谢谢部长,真是太感谢了。”

    “那先这样吧,保重。”

    “是,再见!”

    同傅部长通完电话,郑东浑身立马感觉一阵轻松。

    傅部长的一句“肉烂了还在锅里”使得郑东对资金有了保障性,其实郑东心里也很害怕资金出问题,极为害怕挪用长青集团上亿资金入股娱乐城的安全性,只不过他身为专案组的领导,不敢向刘俊东和冷知然表露出来罢了。

    既然是挪用的话,那郑东接下来就得向董事长吴蔼琴请示一下了,即使他们俩现在是情人关系,可这钱是钱、情是情,两者必须分开,完全是两码事。

    郑东也还正想吴蔼琴了,很多天了,他由于‘嗜赌’如命,一个电话也没对吴蔼琴打过,现在静下心来,还突然觉得有点想她了,浑身有点痒痒的骚动感,正好借此机会同她说几句情话,并且向她和吴蔼婷等人也问候一下。

    “亲,你和咱妹都还好吗?对不起,这段日子我实在是太忙了些,怠慢你们了。”郑东拿起电话机,用座机拨打吴蔼琴的手机,一副对吴蔼琴献媚的滑稽嘴脸,“亲爱的,你不会怪我吧?”

    “你个欠收拾的,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呀?干什么去了?忙些什么?”吴蔼琴这会正慵懒地躺在总统套房大厅的沙发上,接着手机劈头盖脸地就对郑东一通责问,“哼,听说你这段日子好生得意呀,天天赌博,是真是假啊?还有,你真是胆大包天,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是吗?竟然带着财务部长去赌,反了你了。”

    “哇,你的消息还真灵通呀,在我身边安置了不少眼线吧?”郑东暗暗叫苦,他想肯定是哪个长青集团的董事或者哪个嚼舌根的人向她打了小报告,不过细想一下也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