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应酬完卫生局和国税局领导过后,郑东又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了,他在电脑前看了会内部网的新闻,再看了看有关案子的视频报道,看完这些后认真浏览起南都市的官网网页,以此关注南都的新闻动态。

    到下午4时许,郑东实在没事可干了,便决定到外面去走走看看,他先到集团各部门转了一圈,然后到各大车间走一遍,各“车间主任”欲陪同他“视察”工作,被他摆手推辞掉,“你们忙,我一个人随便看看。”

    车间主任没办法,只好随郑东任意‘视察’,各大生产车间目前只有车间主任认识郑东,工人们却并不太与郑东相识,但他们太多人都听说了有关郑东的一些传闻,早已对他这个“空降兵”有过众多议论。

    在长青集团,象小小那样八卦的人很多,不过有关他与吴霭琴的私人关系并不是小小传扬出去的,小小是吴霭琴的秘书,嘴还是挺严的,也深知维护吴霭琴的声誉,只在私底下和吴霭琴打闹取笑,很会维护吴霭琴在公众场合的声誉。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长青集团什么人都有,喜欢说人长短的人多了去了,何况是有关吴总的绯闻,中国人大部分人喜欢听花边新闻,听得比说的还来劲,郑东长青集团后,集团上下不到半天便议论开了郑东与吴霭琴的私密关系,不过这些绯闻多半是严关西加油添醋从中捣的鬼,他的目的是巩固自己在工人心目中的地位,为此故意破坏吴霭琴在工人心目中的声誉,以此与集团工人打成一线。

    严老头,狡猾狡猾滴,严老头有个信条,“知识分子都是反动的,只有工人农民才是永远值得信赖的对象,只有联合工人农民,才能取得革命胜利。”

    听他这口气仿佛贯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思想,可他的行为是严重歪曲主席的思想,其出发点是愚弄劳动人民,其目的是奠定他在群众当中的领导地位,郑东目前还看不出严关西到底有多坏,幸好他思想成熟,若是换了别人很可能把严关西当大恩人呢。

    吴霭琴由于行事泼辣,太多工人对她很反感,由此很多不明所以的工人把严关西当成他们贴心的“老大”,当然,也把他当“财神爷”,是那种有求必应的“财神爷”,只要哪个工人有什么困难找到严关西帮忙,他都会慷慨解囊鼎力相助,如同《水浒传》里那个号称“及时雨”的“伪君子”宋江。

    不过,严关西对军人出身的人绝不帮助,不知什么原因,他尤为仇视军人,并嗤之以鼻,时常骂他们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废物,言下之意是他们只配给人当“看门狗”。

    所以,长青集团的保安和严关西很对立,但保安身处集团低位、位卑言轻,不到迫不得已也没与严关西闹僵,双方保持若即若离的尴尬状态。

    郑东在长青集团各车间的流水线转了一圈,看时间尚早便来到大门口的保安室,与当初拦他进门的保安们交谈,各个保安对他很客气。

    大家谈话不久便拉近了关系,保安们觉得郑东这人有亲切感,如沐春风、久受甘霖,毛主席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郑东在长青集团转过一圈后,深切感触到了工人们对他的异样目光,为此他也想到了其中暗藏的问题,上午送诸位领导走时,严关西对保安们所说的话,他是听得真真的,他除了速记外,听力也超乎常人。

    寒暄几句后,郑东直入主题,“这里谁是保安队长?”

    “他是,他是我们的队长。”一个保安手指站在电视机前的保安向郑东介绍,“他就是前几天拦你进门的,郑助,批他。”

    “哈哈,是你呀,我来时就是你拦我的?”郑东乐得嬉笑,并没怪罪他的意思,与这些当过兵的保安在一起,郑东感觉回到了特训时的部队,仿佛见到了昔日的战友。

    保安队长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