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葵蛇身子一震,他预感这位顾小姐是跟他们想到一块去了,……曾经,他们几个也与段少说过,林兰姻失踪几年,突然出现,又是段少与顾小姐关系日渐关切时出现,是不是因为她不想看到段少与别的女人在一起呢?

    他们也提议过放出风声,可被段少拒绝了,直接跟他们说清楚,他不想让顾小姐陷入危险中。

    抿紧的嘴角透出剑般的锋利,如炬般的眼里闪烁着精光,声色低沉道:“顾小姐,你可知道一旦消息放出来,你很有可能会陷入危险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总得要试一试,才知道我们的想法是不是正确。”顾晨嘴角一扬,凉薄的浅笑里戾气重重。

    那一边,沈惜悦半路被人截住,连人带车给截到一间废弃工厂里。

    司机是韩嘉国的人,完全就没有想过要求救,截他们的人让他干什么,就老实干什么,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照顾上沈惜悦。

    “沈小姐,这是还需要让人请才能下车吗?”黑暗中,有点点腥红闪烁着,是有人站在废弃的水泥搅拌池边,吸着烟说话。

    夜色太黑,除了听声音知道是个男人外,其他外貌特征是完全看不出来。

    沈惜悦似乎早知道截她的是什么人,坐在车内的她深吸了口气,握在车把上的手紧了紧后,心一横,推开车门走下来。

    “您说笑了,刚才不过是在车里犯了下困,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罢了。”说话老练又练套,听上去就像是久混社会上的,没有一丝怯意。

    男子是没有相信她的话,冷冷的笑嗤了几句,“果然是沈岑的侄女,一样是伶牙俐齿。”

    “真是高抬我了,我姑姑是什么样,几千万几千万大数在她手里过,我哪里能比得上她呢。”沈惜悦不敢走太近,站在车门边,单手死死地抠着车门,保持着镇定道:“这么晚您让我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又有别的吩咐?”

    男子的手一扬,一个黑色编织袋丢到沈惜悦的脚边,很重,落下来发出沉闷的声音,“把这一包东西带给你妈的姘头,里头还有一袋东西,想办法让纪家的小公子尝个味道。”

    “办妥这两年事情,我会依言给你两张碟。记住,放老实一点,敢露出马脚,你想要踩着顾晨一辈子的美梦就得要碎了。”

    沈惜悦闻言,握住车门的手紧到手骨狰狞。

    她没有办法拒绝这个男人的要求,他手上……有着只要曝光出来,一辈子都翻不身的致命把柄!然而,……沈惜悦低头,鞋尖轻地碰了碰黑色编织袋,然而这里头同样有着她一辈子都翻不了身的东西……毒品!

    她已经拥有了沈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不用做任何事情,每年少说也有近五百万的分红,她不想栽在毒品上,也不想后辈子在牢狱中度过。

    “我能不能再跟您商量一下?”

    才开口就遭到黑暗中男子的打断,“你没有资格与我商量,也没有资本同我商量,沈小姐,你要做的就是听话,乖乖的听话,认真完全我吩咐你的事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