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咚咚咚……”电脑旁的“华为”手机响起几声清脆悦耳的微信声,在电脑旁整理行李的“二级警督”刘俊东把手机递给在床前收拾的郑东。

    “郑处,您的手机,想必是她回复的微信。”

    郑东冷峻的脸上布满凝重,接过刘俊东递过来的手机查阅。

    “我们认识吗?”手机微信“悠然”飘出五个字。

    郑东看到“微信”内容,心颤一下,懵然感受到她久违的风格,在手机上按了三个字,“不认识。”随之把手机塞进裤兜里,淡然笑道,“哎,真不忍心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我理解,老大,这是我们的职责嘛。”

    “走吧。”郑东提上银灰色行李箱走出房间,他知道这一去定会掀起万丈波澜,十年了,他迫不得已“奉命”再去找她,说得准确点是去保护她,也是去救她。

    下了楼,刘俊东接过郑东的行李箱放进警车后排位置上,当他准备绕着车头去对面开车时,只见郑东已然绕过车头,并拉开车门钻进警车的驾驶座。

    “上车吧,我来开。”

    “是!”刘俊东拉开右边车门上车。

    “头!”郑东正要启动警车时,听到从楼梯口传来冷知然的喊声。

    冷知然的身上也扛着“二级警督”的警衔制服,她脸上的表情几乎同郑东一样凝重,“你这就走吗?”

    “嗯。”郑东吐字如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冷知然来到刘俊东所坐的车门前,隔着他问驾驶座上的郑东,“这次你好了,终于可以同她在一起……了。”

    “……”郑东无语,不堪苦笑。

    “嗨,冷大美女。”刘俊东调侃冷知然,“你是吃醋了吧?”

    “是又怎么样?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

    “关你屁事!”冷知然白刘俊东一眼,期待郑东回答,希望郑东能给她留下什么承诺,“郑处?……”

    “保重!”郑东和她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化作两个字。

    “再见。”尔后,郑东开着警车驶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大院。

    警车驶入长安大街的车流中,冷知然愣在原处,心象被掏空了一般,整个人象被什么神秘力量定格住了,眼巴巴地望着郑东开的警车远去。

    郑东驾驶的警车随车流驶入首都机场前的广场。

    停好车后,刘俊东把郑东的行李从警车后排取出,提上箱子跟在郑东后面走进机场,两人从“绿色通道”进入登机室。

    上飞机时,郑东嘱咐刘俊东好好照顾冷知然。

    “放心吧,我懂你心。”刘俊东诡秘笑道。

    “谢谢!”郑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身登上飞机。

    飞机直飞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南都,这也是郑东出身和就读中学的地方,可当他如民工打扮站到“南都地税”家属院门前时,却犹豫着是否进去见见久别的父母和亲人。

    十年了,父母和亲人都以为他死了。

    郑东失落地眺望“南都地税”家属院,正巧看到满头白发的父母从老弟郑浩开进“南都地税”院内的出租车里下车,见郑浩与父亲扶着年迈的母亲上楼,郑东无比心酸和痛楚。

    “儿子不孝呀。”

    待郑浩送了父母上楼再返身出来开着出租车离开后,郑东才错综复杂的心绪走进“南都地税”家属院,然后再悄然上楼,他深怕见到邻居和认识他的人。

    透过铁门上的小孔,郑东看到苍老的父亲给病态的母亲打胰岛素,母亲身旁的茶几上放着刚买回来的“诺和灵”和几大包药品。

    “爸,妈,儿子回来看你们了。”

    郑东双眼湿润,如鲠在喉,梦幻中回想起当“南都地税”司机的父亲辛劳,也回想着母亲平日温和的念叨,父亲脾气暴躁,经常责骂母亲,郑东从小就生活在父母吵架的恐慌中,深怕不经意间惹恼了父亲,母亲任劳任怨,受尽父亲的委屈,没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