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2011年的夏天,东海市望龙山海边度假区。

    碧空万里,天朗气清。

    虽是下午,但正值盛夏,沙滩边还是有许多游客嬉戏打闹。

    离海岸不远,有几栋木制的度假小屋,里面不少服务员在忙碌着,准备晚餐接客。

    一名身穿服务员制服的青年正靠在角落里瞌睡,忽然,他眉头一动,睁开了惺忪睡眼,困惑地看向周围。

    当他目光扫到门口的电子表时,不由瞳孔骤缩,身形剧震。

    公元历2011年,8月,20日!

    “莫非,我……”

    “我回来了吗?”

    青年心里翻起了滔天骇浪,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

    “没错,我林寒,从地狱回来了,重生回了我大三的暑假!那个我在海边打工的假期!”

    幸亏林寒坐在角落,不然被其他人看到他激动地样子,还以为他发疯了。

    当年,他出车祸身死,灵魂来到地府,却被打下地狱,要承受千年的刑狱之苦。

    谁知林寒偶遇机缘,在地狱中修行。

    在地狱这种充斥着罪恶与磨难的地方,他抛弃了过去种种,一心之想在弱肉强食中生存下来。随着他实力越来越强大,跟随的鬼众越来越多,所在的地狱也从第一层一路落到第十八层。

    千年之后,当林寒再次转身,君临第十八层地狱时,已经是整个地狱最强大的鬼王,号称黑皇!

    手下千亿鬼军,跺跺脚,整个地狱抖三抖,四大判官都不放在眼里,连十殿阎罗遇见也只能绕行。

    黑皇所指,鬼兵所向,黑皇所令,诸邪力行!

    然而,除了一个人。

    十八层地狱,前十七层有地府十殿阎罗掌管,最后一层阿鼻地狱,又称无间地狱,则由冥界佛陀——地藏王菩萨掌控。

    无间地狱,空间不知几何,岁月不知蹉跎,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寂寞。

    林寒不知在无间中与地藏王战斗了多久,只知道双方每次接触,都会令冥界鬼哭,令轮回颤抖。

    在最后一搏中,双方浩大能量的冲撞引发了时空乱流,这才使他重生。

    “万年时光,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过去种种仿佛一场梦魇,是如此的不真切。”

    林寒看着身上的服务员制服,喃喃自语:“好在我回到了起点,前一世我亏欠的人太多,有多少人为我流泪,又有多少人因我而死。”

    他目光闪烁,嘴角泛起一丝包含愧疚的苦涩。

    父亲林宏生是京城大族林族的嫡系子嗣,当年他为了娶林寒母亲秦雅,和家族决裂,到江洲市做起古董生意。却不想秦雅被查出肝癌,一年的收入除了医药费和林寒学费,就剩不下多少了。

    林寒在东海大学毕业后,接手了父亲的古董生意,在前几年顺风顺水,并即将和女友叶灵儿结婚。谁知林寒情敌,东海市巨枭蓝家之子蓝河设计陷害林寒,使他破产并背负了一身巨额债务。

    为了支付母亲手术费,父亲跑回了京城家族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林家却始终大门紧闭,还放出林家无林宏生一脉的话,最终父亲力竭倒在了林家铁门旁,脱水而亡。

    母亲因缺少手术费,和蓝家蛮横霸道的插手,以致整个江州都没有医院敢给她做手术,最终倒在林寒怀里。

    临终前,秦雅遥遥望着北方,口中呢喃‘宏生,能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含笑咽气。

    叶灵儿决心要和林寒共患难,却被家族强行带回去软禁了起来,不准她再踏出家门一步。

    悲愤交加的林寒,在一个雨夜,独自喝了两瓶白酒,身上绑着炸药开车去了蓝家大宅,但在路上,被一辆标有蓝氏集团的货车撞下了山崖,车毁人亡!

    回想着当年发生的一切,林寒充满了自责,不甘和愤怒。

    自责于自己的无能,不甘于命运的不公,愤怒于这世间的残酷!

    在地狱的他也试图寻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