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林寒还没来得及问鬼堂是什么东西,就见那只恶鬼忽然阴气大放,伸出手朝两人冲来!

    “呔,小鬼,看道爷宝剑!”

    周北再次将手指挤破,把血液摸到剑身上,整个金钱剑顿时绽放出璀璨金光,他挥剑,直接斩向恶鬼!

    恶鬼和金钱剑相接触的一瞬间,恶鬼发出一声惨嚎,整个身体都虚无了几分。

    很明显,他被周北的宝剑所伤!

    然而恶鬼并不放弃,再次扑来,又被金钱剑打回到房间内。

    不过这一次,周北大师的金钱剑竟然微微颤动,好似有所损耗。

    “不行了,这只恶鬼还挺厉害,幸亏是白天,不然我也不好解决他!林先生,你先后退,以免被鬼伤到。”

    林寒闻言,苦笑着后退一步。

    周北掏出符纸,趁恶鬼现在暂时虚弱,脚踩七星,几步来到恶鬼身前,将符纸贴在他额头。

    在符纸的镇压下,恶鬼双眼里的黑气涣散,整只鬼如断线的木偶般倒下!

    周北松口气,现在只需要将金钱剑穿过符纸,插入恶鬼头颅,便可让他魂飞魄散!

    他举剑刺出,就在要得手之时,金钱剑却猛地戳在了地上。

    原本倒地的恶鬼,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可能!”

    周北大惊失色,被自己的符纸镇压,那只鬼怎么可能还能再动!

    这时,金钱剑再次轻响,好像感应到了恶鬼位置。

    他提剑出了房间,来到走道上,只见在对面走道的尽头,站着两个身影。

    一个正是额头贴着符纸的恶鬼,而另一个,则是他从未见过的消瘦男子。

    林寒站在后面,刚才清楚地看到,就在周北大师要解决恶鬼时,这个一身黑衣的消瘦男子突然出现在楼道,然后结了个手印,直接把恶鬼传送到了他身边。

    周北盯着消瘦男子,心中已经大概猜到了他的来历,于是喝道:“你可是鬼堂之人!”

    “桀桀桀桀!”

    消瘦男子发出沙哑的鬼笑,那笑声,就像是指甲刮擦黑板,听了令人头皮发麻。

    “没错,我就是鬼堂之人,识相的,就不要管这里的闲事,不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林寒能看得出来,面对消瘦男子的威胁,这位名噪东海的周北大师明显产生了胆怯,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放弃。

    看来这个鬼堂,来头不小啊。

    恶鬼身上那个符咒,应该就是消瘦男子设下的,再看恶鬼所在的房间,窗户全被封死,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想到这,林寒基本上已经能猜到面前恶鬼,应该是被消瘦男子圈养在这里的。

    “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离开,不然别怪我不收下留情!”消瘦男子再次冷笑道。

    “林先生,鬼堂不好惹,你看我们是不是……”

    周北已经萌生退意,询问林寒意见。

    在他看来,为安氏集团除鬼,只是一单生意,没必要为了这单生意,得罪一个恐怖势力,而且面对这个消瘦男子,自己根本没把握能赢。

    即便是林寒,在他心里也只是个修道者,并不懂阴阳术法,更不了解鬼堂恐怖。鬼堂手段神秘莫测,往往剑走偏锋,就算是化气境界的宗师,也不一定能从他们身上讨得好处。

    然而林寒却一脸淡定,直接开口对消瘦男子说道:“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让你安全离开,但要留下你的恶鬼。”

    听到这话,周北心道坏了,鬼堂以驭鬼术著称,手中所养鬼物凶历异常,而他下意识认为林寒最多能制服那消瘦男子,但根本拿他手里的恶鬼一点办法没有。

    消瘦男子闻言也一愣,他一开始还以为那年轻人,只是道人身后的跟班,想不到敢如此大言不惭。

    “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他直接伸手揭掉了恶鬼头上的符纸,符纸掉落的那一刻,恶鬼双眸再次涌动黑气。

    “你们以为这只是一只普通的恶鬼吗,桀桀,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鬼堂的厉害!”

    消瘦男子双手结印,打在了恶鬼背心。

    突然,恶鬼胸前那道符咒像是活了一样,开始发生变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