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刚才你说,我没有资格评价你们师门,现在,我有了吗?”

    林寒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帝王,气势逼人,对周北大师笑问道。

    周北额头流下一滴汗珠,神情紧张到了极点,碍于颜面却是一言不发。

    见状,林寒将手指伸进桌子上的茶杯里,将茶水点在指尖,然后手指朝周北一弹。

    那一滴水珠,像子弹一样朝他飞去。

    这一次的速度快到让人根本没时间反应。

    电光火石间,只听砰地一声,周北背后大厦的玻璃被打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孔洞。

    而整面玻璃,除了中间的孔洞,连一丝裂纹都没有产生,可见那滴水珠速度之快,力道之强,甚至远超子弹。

    看到这一幕,办公室内三人对林寒已经彻底服气了,这种手段,几近神仙!

    不仅如此,安云峰和黄秘书的惊骇甚至还大过周北大师,要知道安装在董事长办公室的挡风玻璃,可是防弹级别的玻璃啊,林寒轻轻一弹,就直接打出了个洞!

    如此力量,堪比狙击之王巴特雷了!

    周北冷汗已经湿透全身,如遭雷击般瘫坐在沙发上。他知道,刚才林寒若想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再问你一遍,我有没有资格评价你的师门?”林寒靠在沙发上,淡淡地重复刚才的问题。

    “有……有……”

    周北在林寒的威势下唯唯诺诺,完全没了刚开始的底气。

    “那挑衅一位化气宗师,该当何罪?”林寒继续问。

    听到这话,周北吓得当场跪地,把头低下,不敢再看林寒,只不断求饶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方才知宗师威能,无意冒犯了林宗师,还请宗师看在我茅山师门的面子上,饶小人一命。”

    与世俗之人不一样,曾在茅山学艺的周北深知宗师之威,踏入炼精化气,就已经不是凡人,而登上了修仙的命途,超凡脱俗。

    现在世间灵气稀薄,能迈出这一步,成就炼精化气的少之又少,称之为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在茅山,化气宗师便是长老级别,而一个外门弟子的生死,不过是长老一句话的事情而已。因此他才如此惊惧,因为对这种高人来说,杀人也就杀了,如碾蝼蚁。

    “我说过,茅山道不过尔尔,你的师门,还没这个面子。不过我不打算杀你,刚才要杀,早就杀了。”

    林寒说道:“给你一条路,供我驱使一年,便饶你性命!”

    周北哪敢不从,接连磕头,“贫道周北,愿供先生驱使,为先生马首是瞻。”

    捡回了条命,别说一年,就算十年也干了。

    林寒由于未在俗世修炼,因此需要一个懂行的下手,帮他打点各种事情。

    这时,林寒对安云峰说道:“即然如此,就说说你的事情吧。”

    听到林寒叫他,安云峰才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神来。现在这间办公室的核心,仿佛已经由他变成了林寒一般。

    他原本是小瞧了林寒,认为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会有什么能耐,想不到轻描淡写地两招,就让不可一世的周北大师臣服。

    这种手段,见所未见!

    但安云峰好歹是驰骋在东海最顶尖的人物,各种大风大浪都见过,很快稳住心神,把那栋筒子楼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事情和安洛然所说的差不多,看来应该是有鬼怪无误,而且白天也能出没,肯定最起码是怨鬼巅峰级别!

    “林先生。”

    安云峰也改口了,语气里也带着尊敬,他说道:“那一栋楼牵扯着我们十五亿的开发计划,如果您能帮我把那栋楼搞定,我安氏集团定当重谢!”

    林寒点点头,说道:“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黄秘书开着一辆奔驰车,带着林寒和周北大师来到筒子楼,这里位于靠近市中心的一片旧城改造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