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寒是吧,你的事情,我都听赵珂说过了。”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林寒却从他的神情中得知来意。

    他淡然自若地坐在位置上,似笑非笑看着戚子浩,“哦,我的什么事情?”

    戚子浩眉头一挑,神情冷漠道:“我劝你不要和洛然走的太近,以你的家室条件,根本配不上洛然。人贵有自知之明,希望你能看清楚差距,不要妄想吃天鹅肉,以免惹祸上身。”

    林寒看了一眼站在戚子浩身后的赵珂,她的神情很复杂,似是不愿戚子浩因为安洛然而争风吃醋,更不想惹得戚子浩生气。

    他无奈的笑笑,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卷入到这种狗血的事情中来,这个安洛然还这能给自己热惹麻烦啊。不过重生这一世,除了灵儿,他不会在留情其他女人。

    但是,面对他人挑衅,鬼王之尊的林寒又怎会妥协。

    “我想你眼睛是瞎了吧,看不到是她主动来找我的?”

    林寒充满不屑的一句话,让戚子浩脸色一僵,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

    赵珂忍不住出声道:“林寒,你说话注意点,子浩可是学生会主席!”

    “哦?”

    听到这话,林寒不禁哑然失笑,“学生会主席很了不起吗,我不记得哪条校规说过学生会主席身份比他人尊贵。”

    对于这个林寒,赵珂彻底无语了,想不明白,他哪来的底气跟学生会主席叫板。

    谁知戚子浩也不生气,冷声说道:“我不跟你做口舌之争,只是来告诉你,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跟我争安洛然。”

    “既然我没有资格,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林寒扫了一眼戚子浩,淡淡说道:“以后不要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烦我,我做什么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罢,他收好东西,站起身,看也不看戚子浩和赵珂一眼,大步离开了教室。

    看着林寒离去的背影,呆立在原地的戚子浩脸色阴晴不定,万万没想到这个林寒竟然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在东海大学,别说学生,就连那些老师都要敬他三分,却在一个其貌不扬的穷小子这吃瘪,怎能不生气!

    “很好,林寒是吧,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以后在东海大学还怎么混!”

    ……

    周末很快就到了,林寒一早便带了阿离,坐车来到位于东海市北边的东海陵园。

    他准备了一束花,佯装自己来扫墓。进入陵园,林寒顿觉一种肃穆之感,天地间灵气不再跳脱。

    前世的林寒还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陵园依山而建,其内有个大湖,背山面湖,且整个陵园内点缀了不少石碑石像,格局齐整,令得灵气有规律的流动。

    这种风水布局一看就是高人设计,让本来的埋葬尸骨骨灰的阴秽之地,变得祥和安宁。

    对于陵园,林寒也有所了解。

    虽说是公共陵墓,但其中墓穴的位置还是很有讲究的。大体来说,墓穴分为两类,山阴墓穴和山阳墓穴。

    所谓山阳,指山南,阳光直射,阳气旺盛,对墓穴来讲是好地方,能防止阴气的滋生。山阴,就是指山的北面,阳光稀薄,逊于山阳。

    东海市寸土寸金,陵园土地有限,也不可能把所有墓穴都放在山阳,因此山阳穴的价格往往比山阴贵上不少。

    而山阳穴中也分风水宝穴和寻常墓穴,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祖辈安葬在宝穴中,萌阴后人,宝穴的价格自然更贵。这也是为什么古代权贵往往未死,就先请高人寻龙点穴,定好身后事。

    林寒死过一次,自然知晓其中奥秘。

    人死之后,所葬墓穴或多或少能造成点影响。尸骨灵魂同属于人的一部分,尸骨若能在宝穴中受到滋养,那冥界的鬼魂自然能有些益处,往往魂体会比他人强大一些。

    就像是林寒,死后被葬在了山阴,刚进入地府,魂体极为虚弱,跟他一通进入地府的有个富豪,生前专门寻了一处墓地,灵魂强度远高于他,打下地狱后,不会被折磨得那么痛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